小时候 | 爸爸 相机 我

Nikon EM with Danboard
Nikon EM with Danboard, photo by KoMan with Sony NEX 5N.

等了那么久,EM和阿楞终于到了我手上。

胶片机的年代,有属于那个年代的记忆。

 

记得小学的时候,学校选派学生加入省的“小记者协会”,忘记了小学几年班了,只记得,那年的课外上了很多课,那年我跟爸爸说:“爸爸我拿到了小记者证了,老师说我们要有自己的相机。”学业上的事情,爸爸总是不会马虎。第二天就真的带我去买相机了,记得那是一台一百多块钱的相机,卖相机的那个人对爸爸说:“小孩子用这种傻瓜相机就可以,很容易用的。”然后我就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咯。

 

从那以后,爸爸开始教我用相机,还买很多很多卷菲林给我玩,但又不忘责备——嘥菲林!每次有活动,都总会问爸爸拿钱买菲林,然后拿钱钱去冲洗照片。小时候是不懂得入菲林的,每次都是爸爸帮忙入菲林。拍完一卷后,拿去照相馆,他们的工作人员会帮忙把菲林取出来,拿去晒。所以其实玩了那台傻瓜相机几年,我都还是不懂得换菲林…… 只懂得咔嚓一声,拍下想拍的。

 

妈妈每次看我晒出来的照片就会说,怎么照片里面的都是别人吖?怎么都没有你自己的吖?那时候我会觉得很奇怪,我要朋友的样子来纪念的啊,肯定是拍多多朋友的照片吖。然后妈妈就会说,啊?别人的照片你不打算还给人家的吖?你自己拿着做什么吖?…………呵呵,我觉得我跟妈妈的这个思想冲突挺奇怪的……

 

我总是很贪新忘旧,不久出了数码相机,开始接触电脑,就忘记了那台可爱的傻瓜相机了……(我很坏。)

 

那么多年过去了,今天突然想起了这台傻瓜相机。发信息问爸爸:“老豆,小学时候你买给我的那台相机呢?”爸爸说,不知道放哪里了,那么多年了,不能用了吧,我去办公室找找看。到了旁晚,他很兴奋地发信息给我说:居然还在办公室放着,这么多年了,居然还在。爸爸还放了电池进去,说灯还能亮,说闪光灯还能闪呢,很兴奋的样子……

 

有十多年了吧?……

爸爸的办公室搬了三次,那台傻瓜相机居然还能找回来,于是,很多事情,又历历在目了。

我记得爸爸之前的办公室门前,种着一种树,每逢树开花的时候,有淡淡的香。

爸爸会捡一些刚刚掉下地面不久的花苞回来,放在我的枕头边,说可以帮助我睡得安稳一点。

那时候我还很小,小到可以跟爸爸妈妈睡在一起那么小……

爸爸真好,当然妈妈也很好,哈哈哈哈哈。

2 thoughts on “小时候 | 爸爸 相机 我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